首页 > 关注民生

致敬!最可爱的人

2020-10-24 编辑: 宋倩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70年前,由中华优秀儿女组成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发扬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历经两年零9个月艰苦卓绝的浴血奋战,赢得了抗美援朝战争伟大胜利。

      70年岁月匆匆,伟大抗美援朝精神不朽。10月22日,我市向958名参加抗美援朝人员颁发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23日,记者怀着崇敬的心情,来到志愿军老战士家中,聆听他们讲述抗美援朝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动人故事,向身边这些“最可爱的人”致敬!

      “尖刀班”连长仲兆玉:怀着必胜的心,冲过鸭绿江

      人物档案:仲兆玉,江苏省沭阳县人,1926年生,1945年入伍,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美援朝期间荣获一等功、三等功。

      和平寄语:在抗美援朝战场上,论武器我们是弱家,但我们还是赢得了胜利。身后是祖国,心里只能是必胜的信念!

      10月23日一大早,95岁的仲兆玉穿上了绿军装,让女儿把十余枚奖章整齐佩戴在胸前,包括那枚崭新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章。

      穿戴完毕,他开始等候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的直播。只见老人笔直坐着,双手端正放于膝上。军人坐姿里,还能看到当年“兵尖子”的模样。

      1945年,19岁的仲兆玉穿上了第一身军装,粗布做的军装颜色还是用槐树汁染的。穿着这身军装,仲兆玉参加了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他多次担任“尖刀连”连长,先后荣立一等功、二等功。

      新中国成立的第二年,仲兆玉就坐上奔赴朝鲜的火车。一双皮毛军靴、一件毛毯子做的大衣、一盒饼干,是第一批赴朝志愿军战士的所有行囊。脚踩被炸掉一半的鸭绿江大桥,战士们一路跑了50多里过江。当问起当时心里在想什么时,仲兆玉说:“身后是祖国,心里只能是必胜的信念!”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的第四次战役期间,二十六军特务团二营五连连长仲兆玉又一次临危受命——带领“钢铁连”守住“55高地”24小时。上午8时,敌军就发动了两次进攻,全部以失败告终。敌军派出直升机侦察后,就陆续派出了10辆汽车增援。这逃不过仲兆玉的眼睛,他立刻拨通了负责掩护的炮兵连电话,开始遥控指挥炮兵作战。

      “正好命中”……在仲兆玉精准的指挥下,近50发炮弹全部命中。这场战斗里,“钢铁连”130多名战士伤亡人数34人,而歼敌人数近200人。

      “这是我打过最爽快的一场仗。”仲兆玉说,面对武器先进的敌军,中国人民志愿军没怕过。仲兆玉记得,美军指挥官在暖和的坦克里喝着葡萄酒时,志愿军战士们个个都有大冻疮,但这丝毫不影响保家卫国的信念。

      1958年撤离朝鲜时,仲兆玉又来到鸭绿江,荣归祖国。这次,他是一步步走过的鸭绿江大桥,心里只有两个字——高兴。

      “当了兵,入了党,打败了国民党的‘王牌部队’,也击溃了美军陆战第一师……回忆这辈子,我都很满意。现在,党和政府给了想也不敢想的幸福生活。”说这话时,老人语气平和,但眼睛里透着明亮的光。

      工程兵排长刘凤荣:冒着敌机轰炸修桥梁

      人物档案:刘凤荣,河北交河人,1929年生。1948年入伍,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美援朝期间荣获三等功。

      和平寄语:一开始我们是挨打的,但是我们越打越强,只要全国人民一条心,没有打不赢的仗!

      “我是1951年去的朝鲜,那年我22岁。”10月23日上午,91岁的刘凤荣坐在电视机前观看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记忆再次拉回了战火纷飞的朝鲜战场。

      1951年,刘凤荣跟部队进入朝鲜,被编入工兵十八团,因表现优异被提为排长。不久后,就传来了清川江大桥被炸的消息。清川江大桥是满浦至平壤铁路线上最重要的桥梁。从中国国内运来的物资要经过这座大桥运往前线。大桥被炸后,前线缺粮缺弹药,可大桥边上的物资却堆积成山。

      “几天之内要将物资送过去。”一到清川江,大家就接到紧急任务。“敌机不断在上空轰炸,我们只能在夜间和敌机飞走的间隙抢修桥梁。”刘凤荣回忆,正在抢修的紧急关头,却来了一场暴风雨,江水暴涨,为了稳定浮桥,战士们只好大半个身子都扎在水里,“腿在江水里一泡就是几个小时,肿得吓人,但谁也顾不上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刚刚修好的桥梁,还经常被突袭的敌机炸毁,战士们气得直拍大腿。“不要气馁!”刘凤荣拍着战友的肩膀,给大家打气。

      “修了又炸,炸了又修,一开始还躲着飞机,到后来时间紧,敌机来轰炸都不躲了,只想着完成任务。”刘凤荣说,经过大家齐心奋战,终于把所有物资及时送过了桥。

      战争中,为了更好地掌握制空权,有效打击敌人,志愿军决定在朝鲜境内修建飞机场。刘凤荣所在的部队也参与了修建机场。“修机场最难的不是建设,而是挖定时炸弹。”刘凤荣回忆,那个时候机场都是用钢板铺跑道,一个晚上士兵们就能铺好一条跑道。天亮后敌人一发现就会来轰炸,其中有不少定时炸弹。

      当时设备落后,战士们只能趴在地上一寸寸摸排,三个战士同时挖一个定时炸弹,齐心协力,根本想不起来怕死这回事儿。就这样,刘凤荣和队友们一起完成了多个机场的建设任务,为志愿军反攻打下了基础。

      “一起从军校去了3个人,只回来了我一个。”70年来,刘凤荣始终挂念着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战友们,每到重大节日他都把和平年代的幸福故事“说”给他们听。

       “英雄连”排长田序华:三枪打不倒的钢铁战士

      人物档案:田序华,1930年生于文登,1945年入伍,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服役期间多次荣获三等功。

      和平寄语:作为军人,战争时代,保家卫国义不容辞。和平年代,我们要更加珍惜,因为这幸福是先烈用鲜血换来的。

      “70年前的今天,我们的部队过了江。”文登区天福街道北山社区的一间普通房屋内,须发皆白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田序华看着桌上的日历。10月23日这天,正是他70年前跨过鸭绿江的日子。

      1950年,田序华所属的部队正在上海地区训练,突然接到了北上的命令。奔赴朝鲜的路上,田序华遇到了败退的朝鲜人民军,他说:“我们只能前进。”

      那时候,敌我双方的装备差距很大。据田序华回忆,第一次遇到美军,连队虽然设了埋伏,但枪一响美军开着摩托车迅速逃跑,而志愿军战士们只能跑步追击,追到“三八线”附近,正好碰上敌军的王牌部队——陆战一师。

      “上级让我们上,因为我们的连队是‘英雄连’。”田序华介绍,连里的任务就是夺回1419高地,连长刘福全下令所有战士反穿棉衣,因为棉衣里面是白色,在雪地中比较隐蔽。

      夜,云光浮动,田序华和三排战士悄悄摸到距离美军20米的地方,已经能听到敌军士兵的锄头敲在冻土之上的声音,等待良久,副排长田序华抓住时机率先开火。

      “我拿着冲锋枪,‘嘡嘡嘡’撸了三下,对面不知是死是伤倒下了一排,其他战士紧跟着开枪,我的子弹刚打完,突然感觉身上热乎乎的,后来‘嘡’的一声又打在身上,我才知道中枪了。”田序华说。

      接近昏迷的田序华被战友隋书良晃醒,被背下山救治。当他得知连长刘福全已经牺牲时,身中三枪仍一声不吭的田序华嚎啕大哭。

      1419高地最终被攻下,而这时全连150多人减员三分之二,只剩下50余人。上战场前田序华让各个班统计名单,准备牺牲后和家里联系,抗美援朝已经过去70年,这个名单依旧被老人保存,记忆中的每一个人他至今仍能叫得出名字。

      现在,田序华感受着国家的复兴和强盛,他心中很欣慰,无数为国家牺牲的战士们的鲜血没有白流。

       汽车团副团长邹德才:坚守在抗美援朝战场的运输线上

      人物档案:邹德才,威海温泉镇人,1930年生,1946年入伍,194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美援朝期间荣获三等功。

      和平寄语:70年了,我要替战友们看看现在和平富强的祖国。

      “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乡……”听到这熟悉的旋律,邹德才又红了眼眶。70年前,同样是10月,邹德才和战友们满腔热忱,“带”着45辆汽车乘火车连夜奔赴朝鲜战场。

      朝鲜的冬夜,气温低至零下30多摄氏度,邹德才身上穿的还是在南方过冬的薄棉衣。火车上,风呼呼地往薄棉衣里钻,邹德才的单帽被刮飞,可心里却是炽热的。

      “运输科的一分快3投注平台app是将粮食、弹药、药品安全地运往前线。”邹德才说,他们运输队出现的地方时常伴随着敌军全方位的炮火攻势和围追堵截。慢慢地,为了隐蔽运输,运输队昼伏夜出,太阳下山后抹黑出车。即便如此,交通运输线上仍危机四伏。

      “敌人歹毒得很,空中,飞机打照明弹找我们,路上,也被炸出许多弹坑,稍不注意就会连人带车翻到坑里。”有一次,运输队往前线出发时需经过元山街这条通往前线的唯一沿海公路,敌人的海上军舰和战斗机全方位封锁,炮火不断。

      “一辆车不小心歪到炮弹坑里,一车的武器装备当场被炸毁,两名战士和连长也都牺牲了……”回忆起这件事,90岁的邹德才心头一酸,但他坚定地说:“哪怕再苦,所有人都冲锋在前,没有一个人退缩。”

      邹德才还经历了抗美援朝规模最大的一场攻坚战——金城战役,这也是他经历过最惊险的战役。“最佳的伏击山头被敌人攻下了,反击时火箭炮打得漫天火光,伤员无数。”当时,邹德才的车负责到一线运输伤员。炮弹东一个西一个地炸开,炸起的土和战友的鲜血溅到邹德才身上,连担架都是血淋淋的。

      “每个伤员都要抬回来,不能丢下不管!”邹德才给队友们下了“死命令”,车的后轮被打爆也不撤兵,等装上全部伤员后才拼了命地跑。

      那场战役,邹德才立下了三等功。但他最难忘怀还是那些昔日并肩作战,却永远沉睡在异国的战友们。“科长孔伶、参谋单明……如果他们现在还在,也都是和我一样了。”邹德才嘴里喃喃着,嘴角忍不住地颤抖。

      说到这,他起身进了屋,把军功章和纪念章从衣柜里取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别在胸前。邹德才说:“一直不舍得戴,今是头一回。70年了,我要替战友们看看现在和平富强的祖国。”(Hi威海客户端记者 杜晓莹 贾文娟 孙柯 于淑仪 通讯员 李太强 田玲玲)